♪荻蛋蛋˚✧⁎⁺˳✧༚

成迷

20th Anniversary - 纪念自己降生于这世上的第二十年


18岁到20岁仿佛就是一个成年人的适应期


大一十八岁生日的时候掐指一算 二十岁的生日是在大三的十月份


当时就不免开始在脑内里设想起了大三的自己究竟是个怎样的模样 一个理想中的自己


这么快这一天竟然也就到来了 仔细想想也还离理想中的自己不那么远


学习还行 在谈恋爱 有最重要的人 有家人有朋友 有目标


当然这更多的是来自于我身边的每一位一路以来给我的陪伴和力量




二十岁只是我在成为更好的自己路上的一个起点 所以继续加油叭


最后 祝自己生日快乐🎂

爱人即地狱 被爱即地狱

《饭菜与回碗》

萧半和:


张起灵吃饭从不回碗。



这是我和他吃了几次饭之后得到的结论。第一次我听他们说北方人饭量大,于是吃饭的时候特意给他找了个大碗,我还是用原先的(我觉得一点儿也不小的)碗,他给一点儿不剩吃完了,我心生赞叹。可是第二次我忘了这个区别,拿了俩一样的碗,结果他也没添,吃完就那么着了。也不说饿也不说饱,安静落席,吃完就撤。



我想他不会胃里装了个次元口袋,吃多吃少都能维持能量吧!结果那天就给他找个了特别大的碗,为了怕他怀疑我的居心我还特意也给自己换了个稍微大点儿的碗,跟他解释是做多了,一顿不吃完会坏掉。



其实米饭放一顿下次炒了照样好吃,他大概也觉得了我谎言拙劣,可又不愿意花心思去想我干嘛给他盛那么大一碗饭。因此点点头,也不多说,他就吃起来。



没想到他还真吃完了,我他妈十分震惊,一边吃一边心想天呐,我的猜想是真的。结果他坐在桌子喘了口气,没有表情地跟我说:你下次不要做这么多。


这是吃撑了。



我才确信他这个人吃饭是不回碗的,给多少吃多少。吃多吃少就一碗。





于是我点点头说好,知道了。想了想又说,家里菜没有了,今天我回来的晚,你去超市买点。



他听了说行,又喘了口气,然后等了我一会儿。我吃饭没他那么利落,总得磨磨蹭蹭喝汤,每次都是他吃完等我一会儿然后等不了就去睡觉了,留我自己吃完收拾桌子,抽根烟然后再去找他睡觉。


南北方人组成的家庭大概都是这样。我关了客厅的空调,进卧室把门一关又打开卧室的空调,他还没睡,躺在那儿翻过身来看我。



小哥,你下午买菜,记得不要买多了。我上床凑到他旁边,想起来这一茬就提醒他。



他默默地盯着我连头也懒得点,我说完他就闭起眼睛来。我就当他听到了。


不由得又想起第一次让他去买菜。




那天说好要买排骨,炒香菇和小油菜什么的,我给他写了一张纸,就让他去买菜。结果当晚他给我拎回来四条排骨,和几大袋子各色菜。



我叼着烟诧异地翻翻看他都买了啥,结果发现西红柿他买了十几个,香菇竟然三十几颗,紫甘蓝俩,一包有四五个的洋白菜他买了三包,至于小油菜什么的我以为他要搞批发呢买的我都懒得数。



“你买这么多干嘛啊?”我把烟拿出来好笑地问他,“别人万一以为要闹饥荒呢。”




他对我的笑话无动于衷,但是看我反应这么大,想了想还是认真和我说就应该是买这么多的。



“你看大家排骨是不是都是只买一条的?”我反问他,打开冰箱思索着该把这些东西都往哪儿塞。



他不说话,不过看样子是觉得别人买几条关他什么事,他想买多少就买多少。自顾自把今晚要用的菜先捡出来后剩下的都打包系好放在桌上,就等我一会儿塞进冰箱里。


丝毫不觉得买这么多其实根本吃不完。




“你把果冻吃了。”我只好收拾收拾他的零食,清出来好放蔬菜。



其实也不是他爱吃这些薯片果冻之类的零食,我看他对于吃什么完全无所谓。只不过我有时候不回家就让他自己凑合一下,怕他懒得给自己弄,只好买来预备着。他对我这种行为不置可否,反正买了就吃,也不会拒绝。


我递给他,他就接过去,然后坐在桌子边慢条斯理地揭开果冻塑封开始吃。



我一边收拾着冰箱一边想起来伯格曼法则————生活地区纬度越高或者海拔越大,同一物种就会越魁梧,需要摄取的热量会增加。我侧脸看了看我不喊停就已经安静吃到第三个果冻的张起灵心里瞬间产生了对这个法则的质疑,他人都来南方了怎么还这么能吃??



关键是他这身板要是也能算是“魁梧”的话胖子都该是“异形”了,果然不能用正常人的理论来套大张哥。



我塞了半天,最后决定出下策把酸奶和果汁放到冷冻层里。



“明天给你做刨冰。”我只好说,“这样我们就有地方放这么多菜了。”



看了看还是不够地方,只好又往冷冻层塞了包洋白菜。我感觉很对不起它们,不禁想起来那句“我得把这些木箱子拆成木板放到这边,这样我就有地方放这些要做成木箱子的木板了”的玩笑话。




他点点头,可是看样子根本毫不在乎。自己把果冻壳去厨房都扔掉后回来让我给他削个芒果。





“我也太惯你了,你自己剥皮吃多好啊。”我弄完后任劳任怨地去给他切芒果,这大爷就心安理得地去沙发上等着,顺便帮我打开电视,当时刚好在播《大宅门》,我听见声就忙说看这个看这个,别调台了。




声音就没换,他应该是听见了。这么叽叽喳喳伴着京剧演了一会儿,等到我芒果都快削完了,他突然来厨房找我。



“干嘛呀?”我给他把盘子一递,转身洗手也没顾得上看他。




他也不说话,把盘子又放回案板上。等我转身他便一伸手横在我眼前,我才看见有血。



“你怎么弄的?”我擦擦手忙去给他找创可贴,没敢怪他,毕竟他肯赏脸给我看已经很好了,不像以前一样直到结痂我才发现这人又给自己弄了个伤口。



“桌子上那个刀没有收刀片。”他这也算是阴沟里翻船,因此靠在门边不太乐意地闷声跟我讲。



“天啊,那桌子上有把枪你是不是还要自杀??”我不放过任何一个吐槽他的机会,给他擦干净血,贴一个贴,乐乐呵呵地就讲。


张起灵决定不跟我计较,挪到案边上自己用勺子挖了一大口芒果嚼起来。我这时候看他一眼,他吃到第二块时也看了我一眼,腮帮子一鼓一鼓的,想了一下冲我点点头,给我也挖了一块。



“可以啊小哥,咱俩都能用眼神交流了,你说这是进化还是退化?不需要语言了都!”我笑着跟他走到沙发旁坐着说。



“进化,你今晚去做饭。”他盘着腿坐好,边吃边说。



我很诧异他竟然还懂接我的梗,不禁喜滋滋觉得我和他的关系更进一步了,就答应下来。结果当晚我做的糖醋排骨据他反映又甜又酸,看他皱眉那个表情好像是在怪我浪费了好好的一块排骨,于是我俩的关系又被南北方差异所无情地拉开。


回忆到这儿我也闭上眼睛,一伸手便搭在他腰侧。张起灵跟我睡了这么久,已经能够做到压下他的条件反射了,于是我搭上去他也就没醒。



外面刚刚还是艳阳高照,一会儿竟然就淅淅沥沥下起雨来。屋里一下子昏暗得像是夜晚,那声音非常催人入睡。


End

就算是距离感也想要努力去面对😢

有点瓜

||
⚪️世界は冷酷な、強者だけが生き残ること、弱者死を待つしかない。
||

UCHIHA SASUKE
宇智波佐助 预告x1

夜幕在我绝望时来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