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eon

落大雨 要收衣

深海里的淡水鱼

像是被淹没在深海里的一条淡水鱼
进了新的地方,遇见了新的人,陌生的环境,陌生的社交,陌生的学习氛围,所有人都当我是一个什么都能扛的强人,我什么都不会,希望做好,希望展现自己,希望体现一些自己的价值,在这最后自由的日子里做想做的自己。
他人的看法,他人的目光,他人的评论。
淹没在其中,忘记了自己原本的方向,忘记了怎样才是真正的自己。
没有谁可以依赖,走在一个偌大的校园里,仿佛自己并不是其中的一员,似乎来了就快要到回去的日子。
回到熟悉的地方,回到熟悉的人身边,喜欢的人在哪里,讨厌的人也在那里,但他们都是我最熟悉的人。
怎样才是最理想的自己?
想着大学能按着自己的喜好去打扮,读着该读的书,追着自己喜欢的乐队,默默喜欢着stdz,不近不远的社交关系。
事与愿违,我不是那个能不被外界打扰的人。
见到了没见过的人和事,开始动摇,开始找不到方向。
其实方向就在那里,大概是我自己走进了看不见方向的路。
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做自己想做的人,过自己想过的生活。
没有诗,没有远方,我也只是一个市井之人,音乐,摄影,大概就是我的所爱之物。
养了三只金鱼,白底红纹的那只已经躺在了垃圾堆里,意识到了生命的轻和重,想把自己的喜爱都寄托于此,但是又没有勇气。
想有一个信仰,是他人未曾信仰过的,想过一种生活,是他人未体验过的。
可是自己还是就这样。
下着雨满是泥泞的校园,晒着太阳洒满眼光的校园,一脚踩过去满是水坑,又或是散发着气味的柏油路,银杏树都在那里,不卑不亢生长着,或许真的是南方的银杏不那么高,但就是这样的它,也在那里生长着。
绿叶,黄叶,落叶
春,夏,秋,冬。
成都的夏天不那么热,秋天是这么的冷。
从未体验过春秋,未体验过完整的四季。
重庆到成都,成都又到重庆,我将开始一个在两个城市之间往返的生活,可是却无丝毫一分客居他乡的感觉。
觉得自己对这里熟悉,没有理由的感到熟悉,其实也就来过几次,去了外地人该去的地方。
想在一个巷子里喝着茶打着麻将,晒着太阳玩着猫。
慵懒的午后不是天天能有。
又是又会突然想冲到上海去,挤着满是人潮的地铁,开启自己忙碌的一天。
大概体内有两个极端的自己,而他人眼中的自己大概又像是一个精分。
没错,你也看到了,随便写一个东西,出现的最多的便是 他人 。
他人是谁,我也不知道,但我知道我是真的太在意一切他人的眼光。
你说这些是缺点吧,我也知道。
我浮出了水面,大概快游到了入海口,想逆着水流游回自己来的地方,但是现实提醒着我,去你该去的地方吧。
于是我又该做一只淹没在深海里的淡水鱼。

评论